钢琴/爵士/手残/留学狗/二次元/拖延症晚期/虽然喜欢孤独但是又不喜欢孤独傲娇死星人
 
 

一个能活128岁的妹子

淡雅,别号通通=w=

这个妹子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妹子吧。感觉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了

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的名字,淡雅。超级少见的姓和这么有特点的名字。然后中考的成绩又是我们班的第一名。所以,当时就对这个妹子的印象稍稍深刻起来。利落的短发,和一直都会挺得笔直的腰,是一个能够散发出和她名字一般气场的人。

后来,从各种各样的地方听到过关于她奇怪的传言。以前和她一个学校的人说她在初二的时候就已经闯出了类似“大姐大”一样的名号,甚至有一次初二的她在两个初三汉子聊天的时候,径直用手拨开了那两个人,然后从两人中间直直地穿了过去。二人皆瞠目。

这样的传闻明明放在其他妹子身上就完全没有实感,可是如果是她的话,很奇怪地一点都不难想象出当时的场景,她就是这样的神奇的人。应该说,是一个有点 “奇怪”甚至说神秘莫测的人,所以这样的传闻,甚至更加奇怪的传闻都能够在她那里变得有如日常一般合体。

因此,无论是她和我说自己是散打黑带而且打过群架;还是很随意的说出了自己的野外的生存知识能够让无人岛上独自生活一个月都没问题;甚至满脸陶醉地说人类大脑只有一个地方才最好吃的时候,我都毫无抵抗力地接受了。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地熟起来了,现在想来好像理所应当一般。

因此,就理所应当地一点点知道了她家里的情况,是蛮严格的家长。爸爸是武警,所以对姑娘的要求有的时候听了让人都有点心疼。但是家庭关系依旧很好。

也知道了她读了好多好多的书,多到我都数不过来。

还感受到了她平时腹黑高冷萌的另外一面,毕竟当一个妹子满脸幸福的和你说自己以后想要学法医,犯罪心理学,还甚至满脸陶醉地说人类大脑只有一个地方才最好吃【重要的事情说两遍】,并且用十分详尽的语言去复述汉尼拔博士对那个部分口感的描述的时候,只能把这三个平常人都难得其一的属性加在她一个人身上。

还有,她是一个超级大吃货。吃货到为了去法国点餐想要学法语的程度。而且之前我过生日的时候还送了我一盒马卡龙。

另外,她还愿意弹吉他,喜欢听摇滚乐。之前音乐课的时候她做的课题就是摇滚乐的介绍。她在讲课的时候眼睛是在辟卡辟卡地放光的。

除了音乐上的爱好之外,她还十分喜欢星际迷航。按照她自己的话说,是“最让我感动的是我所做不到的东西。所以像星际迷航,这样身处宇宙边缘仍然抱着家国大义这样的情怀才是我的浪漫。”(之类的话吧=w=)

然而后来,我从八中离开,她也去了文科班。

临走的时候,她送了我几张明信片,每张上面都有写着从某本书上面摘抄下来的句子。

后来,两个人在有QQ,有微信,有电话的环境下选择了“一个月一次” 这样频率的通讯方式--写信。

信的内容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可是写信所带给我的感受,是被我好好地珍藏起来了的。

再后来,就是昨天久违的重逢。

在昨天以前,我一直觉得她虽然和自己有微妙的距离感,但是这我样的感觉并不是很明显。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我“隔着有雾气的玻璃看着她”这样的距离吧。

可是昨天和她聊天的时候,我一下子明白了这种距离感从何而来。这是因为她一直都在做着我一直都想做的事情,并且坚持着这种生活方式按照自己的步伐走着。在玻璃另一边的我感觉她在玻璃上面映下的投影在逐渐地缩小,远去。

昨天,她说自己想要在大学开一个社团,这个社团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大家在一起讨论,思考,并且培养人们深度思考的能力。按照她的话来说“年轻的时候就是要多想一些无聊的事情。”而这样的一个社团,是我一直都酝酿着想要做的。她,已经有了能够撑起这样一个社团的能力--成熟的思考框架和思维方法。而我,还不行。

她说,考古系很讲究师承,所以你的导师就和中国古代的师傅是一个概念的。有一种超脱于普通师生关系的地方,而我理解像是一种mentor的感觉。也就是所谓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吧。她现在的导师是川大历史文化学院的院长,带了三个博士和一个本科生。她当时去拜师的时候,那个老师给她出了一个题目,并给了她一周的时间去完成。做了presentation之后那个老师才认下了这个徒弟。

她还在川大学了周易,还用易学的方法分析了川大的校园布局。当她平静而顺畅地分析着的时候,她所发出的每一个想要描绘那个世界的音节都让我感觉她在玻璃另一面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她所描绘的是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去相信的世界,是我一直想要去承认但是又不敢于承认的世界。

还有一次,她晚上在川大校园里面走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在前面的地上蹲着。她想要就那么走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分明抬起了头,和她说:“学生,我看你我有缘,让我给你算上一卦如何?”她点了点头之后,那个人开始算了起来。顷刻,那人眼神一定,说道:”你姓淡。”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个人竟然真的能算出自己的姓来,毕竟这姓太稀少了。而后,那人又说:“你很适合学阴宅,以你身上的阳气,是能镇得住的。还有,你如果真的决定学了的话,可以来找我或者是我的学生。”她愣神间,那人起身飘飘然走开,走前抛下了这样一句话“还有,你至少能活128岁,如果活不到那个岁数你来找我。”后来,她和朋友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朋友很羡慕地告诉她,她这是碰上川大里面一个大师了,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但是算卦奇准。


18 Aug 2016
 
评论
 
热度(5)
© impression97 | Powered by LOFTER